全本小說網 > 渣王作妃 > 第13章 玩兒的就是心跳

第13章 玩兒的就是心跳


        凜五還未開口,人已跪下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知罪……知罪,求官爺饒命,饒小的一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蠢萌青年跑上前,看著趴在地上,抖抖索索求饒的少年,十分之肯定道,“護衛大爺,就是他,就是他……”說完,為表自己清白,厲聲道,“說,你剛才對著我們亂攀親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……就是想混點吃的,我實在是太餓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渾說!就你這穿著打扮,還會餓肚子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衣服不是我的,是一個哥哥看我討不到吃的,可憐我特別給我的。還有,讓我對人叫表哥,就能吃飽飯也是他教給我的!哥哥是個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好人?聽到這話,凜五忍不住發笑,眼中卻是難抑郁氣。很好,又被擺了一道!

        護衛沉聲問,“那人現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搖頭,“小的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護衛皺眉,凜五眸色沉沉,“這也挺好,最起碼可確定,人十有*是在京城了!”既是在京城,凜五就不相信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爺,將軍府大公子顧廷燦,二公子顧廷煜,還有云府少爺云逸柏在府外求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聽到稟報,湛王放下手里的湯盅,無甚興致,“老的沒來,小的倒是全來了!”可惜,對于初生牛犢不怕虎這類事湛王不甚喜歡!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訴他們,本王這會兒心情不甚好,要不要進來,他們自己看著辦!”

        護衛聽言,眼簾微顫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明確告知,他心情不好。如此,若是他們還選擇進來,一句話,后果自負。包括,極有可能會站著進來,躺著出去。如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選擇進來!湛王送你兩個字,‘作死!’

        選擇不進來!湛王再送你倆字,‘烏龜!’

        好吧!無論怎么選,門口三位心里應該都不會痛快!而這也是進湛王門時,普遍大眾的心里。除了七上八下,就是嘔的吐血,沒有幾個是心情愉悅的!

        門口三人,聽了護衛的話!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燦眉頭微皺,云逸柏垂眸,湛王就是這么邪性,從來如此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進去!”顧廷煜抿嘴,重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逸柏搖頭,“你們回去吧!我一人進去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燦聽了,看了顧廷煜一眼,無聲嘆氣,這死心眼的性子真是不知道隨了誰了!

        無奈,拍了拍云逸柏的肩膀,“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子叩見王爺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跪地,行大禮,不敢有一絲馬虎,大意!

        “起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謝王爺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站定,雖心不穩,卻不敢遲疑,先開口。因為,若是等到湛王開口問,那他們就已惹到事兒了!

        既,云逸柏作為嫡親哥哥,率先開口,“今日過來驚擾王爺,其是為舍妹容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繼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子欲帶舍妹離京,請王爺恩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應的如此痛快,讓人意外,也莫名不安!

        云逸柏眼底劃過什么,暫不敢多問,先叩首謝恩,“謝王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過,有一個條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爺請說!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轉動著手里的茶杯,不緊不慢道,“本王跟小東西正在玩兒捉迷藏,若是本王能在酉時找到她,那么,本王就饒她一條小命。反之……懂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反之,就是死!

        “懂就好!所以,若是你能在酉時之前,找到她,本王就準許你帶著她離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話出,一片沉寂!

        酉時之前找到,意味著容傾必死!那時,是準許容逸柏帶著尸體離開嗎?

        無聲一刀,捅在心窩。本想護她一次,前提卻是,要先殺死她嗎?這就是明知他心情不好,還執意進來的后果?

        容逸柏凝眉,一時沉默!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煜面色青白,身體緊繃,幾近失控!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燦死死扣住顧廷煜的手腕,直直看著他,眼中盈滿警告,不許他輕舉妄動!

        為容傾,冒險向湛王求情。無論成敗,顧廷煜親眼看著,從此以后,他必須對容傾死心,不許再抓住不放,為難自己,也為難家人,鬧得家宅不寧。這是來之前,說好的條件!

        沉默間,邢虎歸!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找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主子,沒有!”低頭,羞愧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挑眉,饒有趣味,悠悠道,“我怎么好像不意外呢!說說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邢虎如實稟報,湛王聽完,不由笑了,“被忽悠了,又被忽悠了!兩柱香的時間,兩次被忽悠,這就是你們給本王的答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邢虎無地自容,“屬下無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倒是讓本王看到她的能耐,真是不錯!如此,凜一被刺,也算是應該了,誰讓他不如人家奸猾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這結果,顧廷煜,云逸柏他們聽在耳中,點點歡喜,更多愁!

        湛王性情不定,就算是容傾贏了,最終結果如何卻仍是很難說!

        “邢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屬下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貼出告示,寫明,若是容九酉時之前不主動來到本王面前的話,我就把顧家和云家給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話,湛王說的風輕云淡。顧廷燦三人卻是臉色均變,心驚膽戰。而,邢虎卻分外平靜,因為這種事兒,湛王經常干,作為下屬的也早已習慣,所以淡然,領命離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眼前三人,青白交錯的臉色,湛王繼續刺激人,“過去你們對她也不怎樣,所以,不要抱什么希望,她不出現才是正常。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因果關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燦臉色泛白,心里滿是懊惱,果然不該來的!就算顧廷煜再鬧騰,他們也不該來的。這下好了,沒事兒找一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逸柏垂眸,苦笑!湛王折騰人,從來都是不弄死你,也得讓你脫成皮!這一刻,他不由佩服容傾,佩服她面對湛王還有那份冷靜自若。

        悵然,傾兒是真的變了!變得好像比他這個做哥哥還厲害!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爺,來這里是我的主意,要懲罰,你就罰我一人好了,求你不要……”話未說完,既被顧廷燦厲聲打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廷煜,閉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我不能連累你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別說……”顧廷燦話說一半,湛王俯身,靠近顧廷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主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都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不耐聽那些,直問,“你中意那小東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問的直白,顧廷煜一時無措,少年情竇初開,心跳不穩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看著,勾唇,情緒不明,“看來是真的很在意呀!如此一來,你對本王很是怨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子不敢!臣子只求王爺能放過傾兒!她是個苦命的人,求王爺開恩!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著,嘴角笑意加深,“本王若是不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煜抿嘴,緊緊攥著雙拳,“王爺若是心氣不順,臣子愿意替傾兒受,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愿意受,本王還不愿意攻呢!”湛王滿臉嫌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爺,臣子不是那個意思!”顧廷煜心焦,燥熱,憋火!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說本王剝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煜閉嘴了!

        湛王卻忽開口道,“不過,你如此有心,想知道小東西是否也跟你一樣有意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煜聞言,眉心一跳,戒備,緊聲道,“臣子不需要知道,只要王爺您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還是知道的好!若是你們兩情相悅,本王或許可以考慮放你們一馬!”湛王說完,起身,“小東西這躲貓貓玩兒的太久了,走吧,跟本王一起去看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墻上通告一出,又是一片動蕩,人群聚集,議論紛紛,竊竊私語!

        “難道湛王要找的人竟是容家九小姐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說,是九小姐偷了湛王府的東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應該吧!”誰知道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過,容九姑娘都已經是湛王的人了,不是應該討好湛王嗎?怎么反去偷湛王府的東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議論聲很小,卻掩不住那熱火朝天的氛圍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之中,一婦人挺著肚子,看著那通告,聽著眾人的議論,眼中火焰點點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婦人不是別人,正是容傾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下好了,此通告一出,她若不出現,可是讓容,顧兩家記住她的無情了。以后彼此之間,大哥不說二哥壞,大家一樣都不是有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就稀薄的親情,這下稀成屎了,容顧兩家,會直接把她當仇人看待!

        湛王這死變態,純粹是給她拉仇恨吶!雖然親人不親,可直接變仇人,對她也不是什么好事兒!最起碼也要等她撈點兒傍身的錢呀!該死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發現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統領,沒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繼續找!”

        聞聲,容傾眼簾微動,隨著,拖著臃腫笨重的身體慢慢走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統領,王爺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湛王,是湛王爺!”

        聽到這聲音,容傾心頭驟然一緊,神經緊繃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民叩見湛王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著眼前跪倒的一片人,湛王視線逐一略過,而后開口,“起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謝王爺!”

        因清楚湛王性情,起身不敢多待,免得惹到什么麻煩,躬身,退開,散去!

        容傾隨著人流,低頭,緩步前行。隨著與湛王距離的逐漸拉長,容傾依然心跳的厲害,因為身后那一抹視線,讓她如芒在刺,皮發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容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陡然的一聲,所有人均是一震,容傾更是心差點跳出來,萬幸腳步沒隨著停下,繼續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看此,眉頭微揚,難道是他看錯了嗎?不,他可不這么認為,抬腳,緩步上前!

        眼角余光,看到緩步走來的男人,容傾渾身開始冒汗,該死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跑吧?不能!

        認輸?不用認,都快輸了!

        隨著距離的接近,容傾已在強撐,眼看靠近,危機一線間,忽而……


  (http://www.zfsble.live/xiaoshuo/4/4436/2353310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fsble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3d对吗五行选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