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渣王作妃 > 第151章 心在冒火 心在想念

第151章 心在冒火 心在想念


        云海山莊

        在親耳聽完老皇妃寫給湛大王爺的信后,容傾思緒那個翻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,好奇老皇妃這么牛逼的理由是什么?輩分?輩分是夠大,可湛大王爺可從不是尊老愛幼的人。所以,定然是另有他因。不過,不管是什么原因,只希望老皇妃可以一直這么牛逼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二,希望這山莊的護衛,也真的足夠牛逼。

        三……突而四大皆空,心不跳了,神經不緊繃了。詭異的淡定了。直白的說,當事情壞到一定程度,也就死豬不怕開水燙了!

        容傾的反應,老皇妃看在眼里,不覺扯了扯嘴角,驚了,慌了,忐忑了,最后她又淡然了。真有意思!

        “容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肚子咕嚕好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話出,前胸貼后背的感覺瞬時襲來。被那一封信給驚的連餓都忘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摸摸干癟的肚子,容傾還未開口,老皇妃不咸不淡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海山莊不比湛王府,仆役成群,奴才成堆。這里的下人有限……”客套話說著,老皇妃忽而話鋒一轉,簡單直白粗暴風再次啟動,“不過,就是下人多,也沒伺候你的。客隨主便,我這里的規矩。在這里,吃的,穿的,用的,不缺你。前提是,自己動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吃的,穿的,用的不缺,足夠了!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起身,“謝老夫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擺手,“趙嬤嬤讓丫頭帶她去廚房!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對著門*代了一聲,容傾隨著離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轉頭看向云陌,“今天還出門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會兒去山上轉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讓龍武跟著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些回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著云陌離開的背影,老皇妃不覺想起云珟,“那小子今年也二十有五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頷首,“二十五的生辰已經過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時間過的真快呀!想當初,我們離開的時候他還不足十歲。可現在也已是人家的夫君了。”往事依稀浮心頭,老皇妃一時有些感慨,“現在還真想看看他現在長成什么模樣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許這次就能見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聽言,不傷感了,冷哼,“見著了,怕也是來找我算賬的。若是這樣,還不如不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聽了,輕笑道,“看湛王爺氣急敗壞的樣子不是也挺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氣急敗壞?呵……”老皇妃搖頭,悠悠道,“他若真氣大了,我這安穩怕是也結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話出,趙嬤嬤心口一窒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淡淡一笑,眼底幾分悵然,幾分復雜,點點嘆息,“皇家人沒有哪個是良善的,論心狠手辣,每個都是個中翹楚。但那種狠一般都是對別人,對自己……沒人狠的過云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垂眸,是呀!湛王對別人狠,對自己也同樣夠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歲看到老,那孩子從小就是個不受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逼迫他,他受了,可反過來,他直接能逼死你。或許也就是這種極端陰毒的性子,在皇宮那個人吃人的地方,讓他在沒人護著的情況下,才能安然活到了現在。直至連皇上現在都對他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湛王爺對老夫人您還是有些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搖頭,“過去給予他的那點維護,他認,就有!他不認,我這個皇奶奶對他什么都不是。而皇家的人,有幾個是念情的。”老皇妃說著癟嘴,“想想我也是太閑了,明明知道云珟那小子是個惹不得的,偏偏還去逗弄他。我這也是安逸日子過久了,沒事兒找事兒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為老皇妃按著肩膀,輕笑,“老夫人,湛王爺對您也是了解的。他很清楚您這樣做完全惡意。不過就是逗弄他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楚是一回事,會冒火是另外一回事。媳婦兒被別的男子抱,男人沒有不介意的。特別云珟還是那小肚雞腸,又霸道自私的……”老皇妃說著頓了頓,“可越是這樣,我咋就越是想氣氣他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抿嘴笑,為何呢?肯定是湛大王爺拽的,不順皇妃眼了唄。明知不可為,卻仍忍不住捋胡須的事兒,皇妃以前對著老皇爺就經常做。這任性,到老了也依然改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

        信函上都寫了什么,凜一,凜五等人不知道。不過,結果卻很清晰。那就是湛王看完信以后,府內整個氣壓更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要不要去把王妃給接回來?”凜一看著凜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總是不能就這么僵持著,既休書不下,人自然要接回來才是。主子拉不下這個臉,他們作為下屬的卻是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凜五聽了,靜默少頃,搖頭,“不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皇妃一封信過來,我們就慌忙去接人。如此沉不住氣,落在某些人眼中,說不定王妃就成了拿捏主子的存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凜一聽言,凝眉。接不得,怒不得,難不成就這么耗在這里?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好是王妃主動回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時半會兒怕是難。”凜一說著頓了頓道,“而且,老皇妃什么性子你也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凜五聽言,一時無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也是個能作的主兒,那興致一上來,一時半會兒就不會消退。這會兒,就是王妃想回來,老皇妃可能也不會放手!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如此,偏偏主子還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這世上,若說有一個人,在過往之中還在主子心里駐留那么一點些暖意的話。那個人就是老皇妃!

        逗弄主子的事兒,她經常做。可是,該護著主子時,她也曾不遺余力!

        在幼年那灰暗,撕裂,血腥的歲月里,老皇妃是僅有的一縷溫暖。雖然她護著主子,更多的是只是因為同情,憐憫。是因為要膈應別人。可那又如何呢?她對于主子而言依然是不同的,不是任何無所謂的一個。

        對她下手,主子不會!除非她碰觸到主子的底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湛王底線到底是什么呢?凜五也摸不透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眼下緊要的還是先把容逸柏找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凜一聽言,抬眸,“找他?作甚?”用他來逼迫王妃回京么?

        看著凜一的神色,就知他在想什么。忍不住白了他一眼,“再用容逸柏來脅迫王妃,這不是解決問題,這完全是火上加油!你還嫌事情不夠糟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找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讓他出頭接王妃回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海山莊,容逸柏進得,容逸柏的話,容傾聽得。容逸柏開口,恩情兩消除,想來老皇妃也很樂意。逗弄主子興致也淡了,放人不會猶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容逸柏他愿意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,先把人找到再說。他是個聰明人,該怎么做他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物極必反的道理,他定然懂得!凡事太過了,最后結果定然不是得償所愿,而是后悔莫及!

        特別是跟湛王對著干的事兒,更要懂得適可而止。事情鬧到這個程度,能全身而退,已是不易。再繼續,難容!

        云海山莊

        在云海山莊,容傾直接開啟了自己動手豐衣足的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做飯,洗衣,打掃,完全自己來。這樣的日子,容傾感到親切,她或許天生是個勞碌命吧!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樣都自己來,容傾覺得挺不錯,沒有任何不習慣。可落在老皇妃和趙嬤嬤眼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湛王妃嗎?確定不是丫頭?”老皇妃說著,看向云陌,“你確定沒劫錯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!容逸柏親口承認過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聽言,皺眉,“可一個王妃做起活來,怎么比下人還利索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聽說她在容家時很受苛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嗎?”老皇妃說著,靜默少時,看向趙嬤嬤,“你去把她叫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趙嬤嬤領命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時,帶著容傾走進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人,云公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抬頭,看著容傾,不由挑眉。相比第一天那青白的臉色,現在這白里透紅的小臉兒看起來可是好看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氣色好,證明心情不錯。離開云珟,她還能心情不錯?她真的就那么不稀罕云珟,不稀罕那湛王妃的位置?

        思索著,老皇妃開口,直接了當,“其實你并不是云珟的王妃對不對?”

        陡然的一問,意想不到問題,容傾聽了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一愣,不是一驚!

        容傾反應落在老皇妃眼中。了然,看來是她想太多了。不過,那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是有點兒。”都吃喝幾天了,突然想起驗明正身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說你真的不是?”老皇妃眼神如刀,直直盯著容傾。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表情微干,“不敢欺騙老夫人。其實,我真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證明?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證明呀?容傾想了一會兒,看著老皇妃輕聲開口,“湛王屁股上有個元寶似的胎記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話出,趙嬤嬤嘴角抽了一下。云陌看著書,不由扯了扯嘴角。老皇妃卻是皺眉,“他屁股上是有個胎記。不過,像元寶嗎?我記得明明像個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長著長著變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聽了,斜了容傾一眼,“你倒是看得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這話,稍微一深思,還真讓人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容傾嘿嘿一笑,“他是我夫君嘛!”內里看不透,外在還是要了解透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,來這里也有幾日了,可想自己的夫君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話出,容傾點頭,干脆道,“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言出,老皇妃輕哼,“不知羞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干笑,“那下次晚輩扭捏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聽言,眉頭微挑,眼底神色莫辯,隨著道,“說來聽聽,都想他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輕咳一聲,低低道,“想他會怎么收拾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句話出,不止趙嬤嬤,就連云陌也不由把視線從書上移開,看向容傾!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不由笑了,笑意卻不達眼底,“知道會被收拾,還跟著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跟著走當時就會被收拾,跟著走,還能晚點被修理!如此,晚點總是比早點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許他這次不收拾你了,直接就把你給休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要休,也少不了這一頓修理。頂著湛王妃的名頭跟他造次,這是一大過。”婚內造反,要是能風輕云淡的揭過,除非湛大王爺失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容傾那一臉唏噓的模樣,老皇妃不由來了興致,“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謝老夫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來,跟我說說,你跟云珟那些事兒都跟我說道說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實也沒多少事兒,就是……”容傾簡單扼要的,很是淺顯的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聽完,若有所思,“我本以為云珟喜歡的是聽話的,沒想到他喜歡的竟是鬧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無言。若是聽話,那她這會兒墳頭上的草都長老高了吧!畢竟,她穿越過來之后,隨之面對的就是湛大王爺送來的匕首,白綾,毒藥呀!聽話就意味著要歸西呀!

        “男人果然都那么讓人不能理解!”

        聞言,容傾不由連連點頭,“老夫人說的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讓你附和!”老皇妃輕哼,“珟兒再怎么不可理喻那也是我皇孫,我說他行,你說他不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聽言,眼神微閃,微微一笑,“是!我以后一定謹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凜五面對云陌為何束手束腳,湛大王爺對云陌為何有些不同,好像有些明白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次問話之后,容傾在云海山莊突然不是隱形人了。老皇妃時不時的就會叫她過去。按說這不算是壞事兒吧!但,兩次之后,容傾覺得,也不完全是好事兒。因為,找到過去不是聊天,而是每日考考你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節奏一出,畫面就變成了這樣!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日女紅篇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連刺繡都不會?”那個震驚。

        容傾弱弱道,“也不是完全不會,荷包我還是會繡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那也叫會?剛出生的孩子都比你繡的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無言,自我感覺,再怎么著她也比會出生的娃子繡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走,拿走,礙眼!云珟那是什么眼神呀,竟然娶了你!”那個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狠狠的嫌棄過,容傾默默的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書法篇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這個是你的寫的字?”那個驚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用腳寫的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用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拿遠點,拿遠點,太礙眼!云珟上輩子是造了多大的孽呀,竟然娶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低著頭,默默走了!

        第三日棋藝篇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眼睛是不是有問題?”那個嫌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把棋子擺在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里不可以么?”容傾問的那個無辜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眼睛冒火,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偏進來。費心費力的來尋死,這說的就是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聽言,萌萌道,“我以為會是置之死地而后生。沒想到真的就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去,出去,這兩天別讓我見著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耷拉著腦袋,默默走人了。兩天不用過來了,真好!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被人直白的嫌棄著,鋼鐵般的心臟也受不了呀!再這樣下去,容傾都懷疑自己是低能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捂著心口也不好過!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趕緊上前為老皇妃順著氣,緊聲道,“老夫人您可是不能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不急嗎?我能不急嗎?你說,她怎么什么都不會呢!”老皇妃捶足頓胸,“哎呦,真是急死我了。云珟這媳婦兒,他是閉著眼睛找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雖只是孫媳婦兒,不是兒媳。她完全沒必要操這份心。可是,不由得她想過過做婆婆的干癮呀!

        本想著,擺擺架子,耍耍做婆婆的威風,拿捏拿捏容傾,感受個新鮮。沒曾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容傾扛得住這份嫌惡,老皇妃也受不住這份刺激。什么都不會的孫媳婦兒,太刺激人!特別對老皇妃這個凡事都喜歡完美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就這么算了。不然,我這里非得堵死不行。”老皇妃這么一拍板兒。第四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本說好不約,兩天不要看到她的皇奶奶,說話不算話了。容傾這早飯還沒吃完又讓人把她給傳過去了。容傾這個欲哭無淚呀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像不高興?”

        快走到門口,乍然一聲,容傾不由嚇了一跳,抬頭,云陌面容映入眼簾,“小……小皇叔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皇叔,這稱呼,云陌聽著覺得多了個‘小’字,不過也沒糾正,不過一個稱呼,不值得較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娘在一起,你可是心里不喜?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聽言,眼神微閃,隨著搖頭,看著云陌眸色清亮,“我不是不喜,我是心里發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陌聽言,揚眉,“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苦巴巴道,“老夫人這幾日總是在考我女紅,棋藝,還有書法的事兒,您知道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沒一樣拿得出手的您也知道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呀!我現在見到老夫人,就跟那個……”容傾頓了一下,沮喪道,“就跟那學渣見到夫子一樣,我心里犯虛,沒法抬頭做人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陌聽言,不由一笑,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長嘆氣,“不是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么?為何到了我這里就不一樣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沒德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聞言,容傾抬頭,“我有呀!我品德還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品德好的女人可是不會離家出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話,容傾噎的不行。干巴巴道,“小皇叔真會安慰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過你也不算是出走,你是被我帶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小皇叔您真幽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因為是被我帶走的。在云珟哪里,比起離家出走,你是罪加一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陌話出,容傾鞠躬,“謝謝皇叔您把后果如此清晰的告訴我。時候不早了,我該去見老夫人了。”容傾說完,抬腳往屋內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子兩個都這么會刺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容傾的背影,直到不見,云陌轉頭看了龍武一眼,“她剛才那鞠躬你覺得像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龍武搖頭,“屬下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像告別遺體!”

        龍武聞言,垂首,“顯然,是公子剛才的話讓她心情更沉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陌無辜道,“我只是想逗逗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顯然她沒感覺出來。”就是感覺出來了,也笑不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她在,母親倒是有事兒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說的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她多挺些時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并不容易!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妃刺兒起人來,無地自容都是輕的。很多時候,那是恨不得羞憤致死了結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位湛王妃第四天了,還能吃的下去飯,這承受力也算是非同一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老皇妃目不轉睛的看著容傾。有才的人,她見到多了。本以為世上的女人在才藝上差不多也都這樣。可是現在,突然遇到容傾這么一個一無是處的,顛覆呀!氣悶過后,還真有些移不開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東西都準備好了,下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聽言,轉頭看一眼案子上的筆墨紙硯,嘴里開始犯苦,“老夫人,今天還寫字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。今天畫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畫畫!”容傾不由眼睛亮了一下,這個她還是多少會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對,畫云珟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聞言,一愣,“畫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你不是正好想他嗎?我也正好想看看他現在的模樣。所以,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提筆,落筆,一筆一劃,看架勢,還真是有模似樣的。可是,見過幾次容傾那慘絕人寰的才藝后,老皇妃對容傾已是完全不報什么希望。不求她畫個什么模樣出來,能畫的看出是個人就算高看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現在覺得,考容傾才藝,那完全是在給自己找刺激,也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兒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老皇妃完全不抱希望中,隨著時間的流逝,一幅畫成形!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人,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聽言,抬眸,看向趙嬤嬤,“你先去看看!若是實在難看,就別讓我看了。這幾天礙眼的東西看的太多了,影響心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話直白的,沒聽一次,都是一次心臟復蘇呀!太刺激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頷首,抬腳走到案前,本同老皇妃一樣,對容傾的畫亦是沒什么期待。然,當那畫入眼之后,不由一震,為那紙上俊逸非凡,滿身尊貴,又風華無雙的男子!

        一時怔忪,一眼驚艷,滿心復雜!

        “趙嬤嬤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抬頭,拿過那一副畫走到老皇妃跟前,“老夫人,您看,這就是湛王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畫的什么鬼樣……”視線觸及畫中人,要說的話頓住,眼眸微縮,“這是……珟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眉眼有幾分先帝的樣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沒說話,靜靜看著,眼底點點柔色,更多悵然,“真的長成大人了。真是不錯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臉上那一抹波動,落入容傾眼中,垂眸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手中畫,心潮起伏,屋內一時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老皇妃收斂情緒,抬眸,看向容傾,“你過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上前!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這里寫上他的名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好,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容傾寫好,老皇妃擺手,“好了,你哪里涼快去哪里玩兒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招之則來,揮之即去。皇家人做這個最為自如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京城,男人是天。來這里,長輩是天。命苦喲!她什么時候才能熬出頭呀!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蔫蔫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趙嬤嬤,研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人您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給云珟寫信。”老皇妃說著擼袖子,“不管如何,這次我一定要把他逼來云海山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嬤嬤聽言,不再多言,低頭開始認真研磨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,老皇妃真心疼過的孩子。嘴上說著無所謂,心里總是惦念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子,云海山莊的來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多年不曾往來的人,因為突然的一件事,開始頻繁的來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言,眼簾都未抬。

        凜五看此,遲疑了一下,最終開口道,“來送信的說,這個,是王妃給主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了,依然毫無反應。凜五站著卻是未動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某人抬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凜五神色微動,隨著拿出一個畫軸,緩緩展開,湛王畫像瞬時映入眼簾,生動,逼真!

        畫的一角,云珟兩字落入眼底。那丑丑的字體……凜五不覺開口,“主子,是王妃畫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清清冷冷的幾個字出,凜五垂首,把手中畫像放下,默默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內只剩湛王一人,完全沉寂!

        看著那一幅畫像,湛王眸色忽明忽暗,嘴巴抿成一條直線。

        伸手拿起信,展開,比起上次那長長的一封,這次只有簡短的兩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珟,你眼光真是不咋地。娶了個媳婦兒,竟然是什么都不會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過,她想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兩句話映入眼簾,湛王眼眸微縮。老皇妃的話不足為信。可是,看著一旁他的畫像。卻仿佛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,不穩的跳動著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你,兩個字,變得刺眼,刺的眼睛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數她的罪狀,足夠她死千百次。而他想掐死她,也已不下百次,可她至今仍活,為何呢?或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因為,沒有人比她更能讓他生氣!可……也沒有誰,能跟她一樣,讓他忽然歡喜!

        緩緩抬手,撫上那兩個丑的難以入目的名字。湛王眸色流轉,心底流淌一種陌生的情緒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掐死她的心依然。可同時,想抱抱她的沖動亦止不住!

        心在冒火。心,在想念!兩個極端相互交錯,對容傾,他卻已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管如何,讓湛王無底線的去寵著一個女人。無論她做什么,都可風輕云淡揭過。連離家出走,無視他存在都可忽略。這樣的包容,他做不到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縱然承認就算是生氣,也抑制不住想她又如何?要他低頭去接她,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垂眸,盯著眼前畫,湛王聲音沉沉,“容九,識相點最好早點給本王回來。否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否者如何呢?這輩子別想再見到錢?一個月別想下床?這輩子別想出湛王府?還有……這輩子別想見到容逸柏!

        要脅迫容傾,湛王辦法太多。只是對她,他終是留有一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何愛一個人,湛王尚且不太懂,不太會。目前,于他來說,不碰觸她的底線,這已是為在意在讓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海山莊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想看他跳腳嗎?怎么又讓人給他送去那樣一封信?”云陌不緊不慢嚼著口中飯菜,不疾不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給云陌夾一筷子菜放入他碗中,輕輕一笑,意味深長道,“因為這樣才足夠讓他心焦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陌揚眉,“不懂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白了他一眼,“一味的氣他,萬一他真惱火,一怒之下真把容傾給休了。那我還玩兒什么?凡事講究一個進退有度,打一棒子趕緊再給一個甜棗,讓他火著又甜著。欲擒故縱的最高境界就是這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吊著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錯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陌聽了,不由嘆息,“云珟的日子也不容易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皇妃聽著,樂呵,“他若是聰明呢,就早點表個態出來。不過,依照云珟的性子,怕是沒那么容易。一激就跳腳這種二愣子似的行徑,他才不屑做。只可惜,這事兒不比別的。別的事兒可以玩玩深藏不露,可這事兒,他越是傲嬌就越是心焦。”老皇妃說著,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陌不由道,“或許他對容傾,并沒我們所以為的那么在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不在乎,他早就回信了。一句‘隨我們如何’早就傳過來了。說不定,連恭喜你跟容傾喜結連理的話都出了。何至于跟現在一樣,悶聲不吭的。這明顯就是氣大發了。何為氣的說不出話來,這就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陌聽了,不說話了。感覺經過這次的事之后,他跟云珟那本就不厚的情義,這次算是徹底散盡了。


  (http://www.zfsble.live/xiaoshuo/4/4436/2353612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fsble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3d对吗五行选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