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渣王作妃 > 第292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

第292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
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,心兒姑娘是哪個?”容傾看著湛王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王不想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聽言,盯著湛王看了一會兒,隨著收回視線,不咸不淡道,“其實,我也不太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了,抬眸。

        容傾嚼著口中飯菜,不緊不慢道,“管她是誰,反正她都沒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霸道,這占有欲!

        聽在耳中,湛王心里爽了。同時,不由的分外想跟容傾淡淡容逸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想獨占一個人。所以,所有靠近她的人,所有被她放在心里的人,都那么讓人不爽著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種感覺,容傾這會兒也許能感同身受。不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明白,她也不會改!

        容逸柏是她哥,而這位‘心兒’可不是他妹妹。而且,心兒是誰,誰知道呢?

        想著,湛王輕哼一聲,“容九,直到現在那女戒還沒記住嗎?不知道女人善妒是最要不得的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善妒?”容傾說著,心里仔細品味。呃……若是她跟湛王說,其實她心里并未感到任何不舒服的話。那……看一眼湛王,容傾把這話咽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未有不舒服,不是因為無所謂。而是因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被湛王念念不忘,做夢都能夢到的人,不一定是情人,也有可能是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兩者之間,容傾感覺后者的可能性大些。因為,跟湛王這一路走來。最初湛大王爺那完全情竇不開,未開封的石頭態,現在想起,還讓人有幾分蛋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見容傾沉默不言,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眼皮耷拉下來。極好,差點忘了她現在情緒還未完全恢復。所以,善妒什么的,也只是有口無心。嘴巴上說說,心里什么都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食不言寢不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再問一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說!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對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凜五望天,對王妃,原則什么的都是浮云。主子完全執行著,寬以待人,嚴以待己的態度。他也好想這樣被主子的對待。可惜,做夢都夢不到!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希望她這次能說出點兒什么像樣的話來。湛王如是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那位‘心兒’確定是位姑娘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言,盯著她沒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忽然感覺到,這是你給哪個茶杯或花盆取的名字呢!或者,又是一顆食人草?”

        對她果然不能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移開視線,繼續用飯,不再搭理她。太惱人!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不說話了,開始默默給湛王夾菜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黑臉不高興的時候,就是她表現賢惠和殷切的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因為這樣,容傾每每把湛王氣的牙癢癢的,卻又下不去手修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氣你,哄你,那個節奏把控的那叫一個精準。

        **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煜,吳欣兒大婚,低調到不能再低調。

        迎接,拜堂,結束。顧家連賓客都沒請。對此,吳家什么都沒說。包括顧氏也是一個屁都沒放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吳心兒那已顯懷的肚子,大宴賓客,不過是徒惹笑話。顧家被恥笑,吳家也是同樣。所以,就這種情況之下,也別說什么委屈不委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喜房內,顧廷煜看著吳欣兒,表情淡淡,眸色亦然,沒有嫌棄,當然也沒有歡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相比顧廷煜的清淡,吳欣兒面色緊繃,看著顧廷煜眼里帶著幾分敵意,不待顧廷煜開口,既道,“我是不會感激你的。若不是你向湛王請求,讓顧婷嫁孽障嫁入吳家,我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會感激他把她從牢房中救出來。也不會感激他娶了這么狼狽不堪的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煜聽了,淡淡一笑,“我也沒想過讓你感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吳欣兒聽了抿嘴。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煜淡淡道,“在顧家沒有誰會為難你,你盡可安心。”顧廷煜說著頓了頓,隨著道,“不過,你若覺得不自在的話,我也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沒做什么虧心事,我為什么要不自在。”吳欣兒瞬時激動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顧廷煜看此,也不再多言,起身,“你也累了,歇一會兒吧!我讓人給你拿些吃的過來。”說完,走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剛走出屋子,瓷器碎裂的聲音傳出。顧廷煜腳步一頓,卻是不曾回頭,抬步離開。

        吳欣兒盯著門口,面色黑沉,眼里滿是憤然,還有一抹……似有若無的自厭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子,兵部尚書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了,抬眸。

        凜一稟報道,“是海家嫡次子海蘊,也是三皇子側妃海靜嵐的父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皇子側妃的父親!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皇上這是要給三皇子添碼,把他跟太子對立起來嗎?還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個側妃的父親得勢了。那么,這位側妃娘娘是否也會隨著膨脹,生出野心來,想更上一步呢?比如,剔除莊詩雨這個正妃,自己取而代之!

        “禮部那邊呢?”湛王問。

        凜一搖頭,“暫還未定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了,不再問。還未定下,但已能猜到是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邢虎,王爺可還在書房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王妃稍等,屬下進去……”邢虎話還未說完,湛王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凜一跟隨在后。王妃可是極少來書房找主子。除非是有要緊事。所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湛王看著容傾問。

        容傾抬腳上前,看著湛王,臉上表情苦哈哈的,“相公,怎么辦?姨母說,藥浴要重新來過,前面泡的幾天都不算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話出,凜一垂首。確實是要緊事兒呀!不過,這要緊的事兒不需要他們下屬效力就是了。所以,識相的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了,輕咳一聲道,“這也沒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癟嘴,“一點兒都不好。早知道偷吃禁果要付出這么大的代價,我怎么也會忍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是后悔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說,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,小小的藥浴完全不算什么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總是說,男人在床上說的話不能相信。現在看來,她也是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聽了道,“此一時彼一時嘛!昨天你光溜溜的在我眼前晃,我就想著怎么把你撲到了。其他,哪里還顧得上。可現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余下的話容傾沒說完,可湛王卻完全想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撲到了,吃飽了,用過了,看到要重新泡藥就后悔了!都吃完了,才想起燙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女人可真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爺,你近來這一個月可千萬別誘惑我了。明知我意志不堅定,還穿那樣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都是本王的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會!一個巴掌拍不響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來這里就是想跟本王說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搖頭,隨著道,“我是來問王爺今天晚上忙不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作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藥浴要重新泡了。那么……”容傾盯著湛王說的擲地有聲,眼神那個灼灼發燙。“我們今天晚上把昨晚的事兒再狠狠的重復一遍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容傾擼袖子,一副上陣殺敵的氣勢,“既然戒破了,肉吃了,怎么也得吃夠本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見湛王不言,容傾拍拍他肩膀,肅穆道,“相公繼續忙吧!我去廚房交代一聲,讓她們給王爺燉點虎鞭什么的。提前為我們晚上的三百回合做準備!”說完,轉身,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沒多遠,衣襟一緊,腳下一空,這熟悉的姿勢真是久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天不打上房揭瓦。今天本王就讓你知道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多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容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吼聲,還有小女人銀鈴……不,是杠鈴一般的邪惡笑聲。

        兩種聲音交匯在一起,共譜一曲醉人的樂曲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府

        太子站在院中,看著滿院的繁花!

        一般人賞花,看景,看的是那姹紫嫣紅的顏色,還有那沁入心扉的馨香。而太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株花尚且知道爭奇斗艷,何況是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為了站在權利的頂端,俯覽眾人,自然也必是傾盡渾身解數。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父皇,卻是不想輕易如了他的愿。

        兵部尚書——海蘊!

        禮部侍郎——祁清宸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兩個人,皇上選的是真不錯。

        海家在官場上跟莊家一直處于對立的勢頭。不止是跟莊家,跟顧家也很不對盤。現在,皇上提拔海家意圖明顯。試圖削弱顧家,同時一個莊家和他樹立一個勁敵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祁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已故太子妃的娘家。從一開始就跟他不同心。所以,皇上才會讓祁清瑩進入太子府,做這個太子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消彼長,皇上扶持他們,就等同是在削弱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來,他也有必要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來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奴才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莊家一趟,請國丈爺來太子府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跟莊家接觸,太子不再回避。

    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    早飯間,完顏千染來到正院兒,對著湛王道,“王爺,今日我想出府,去寺廟一趟。還望王爺恩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言,點頭,應的干脆,“凜五,一會兒派人送夫人過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傾聽了,在一旁道,“相公,我也想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湛王聽了,轉頭看著容傾,問,“怎么想起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容逸柏回來了,可我還一直沒去還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容逸柏離開的時候,容傾也曾對著各路神佛祈愿過。祈愿能讓容逸柏回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,容逸柏回來,也許跟這些并未有太大的關系。可是……誰知道呢!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多少一炷香,能多保一份安,容傾很愿意去。


  (http://www.zfsble.live/xiaoshuo/4/4436/7049306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fsble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3d对吗五行选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