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重生之這一世有點甜 > 第三十章:信舍的規矩

第三十章:信舍的規矩


  “現在不行?不會是像那種機關,或是有魔力的那種通道,每到什么月圓時分,才能打開?……”憶揚覺得自己想象的洪荒之力已經勢不可擋了。

  看著她小嘴巴阿巴拉的念叨,少年聽得一腦袋冒黑線。

  “……你最近又熬夜看什么小說了?魔障了都!”

  “那到底是為什么啊?”女孩被打斷猜測心不甘情不愿的仰頭瞪著少年。

  “信舍的規矩,不寫信者,不得入內。”

  好吧,既然是老祖宗的規矩,不得無禮,這道理她還是要懂的,往常也不是沒有見過這種,立下規矩來吸引客人的店。

  那些什么一生只能訂一枚鉆戒的規矩,不就是靠這個吸引了大批人馬爭相出手的嗎!

  原來很久以前,就已經有這種營銷手段了啊!

  “所以,我一定要寫信嘍!寫給誰?以后的自己……還是,那個想要給的人?”如果真的寫給別人的話,最好的選擇就只有穆楊了吧。

  不知道我要是寫了信給他,他能不能看?

  對了!如果,他可以進去的話!那他也就是已經寫過信了?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寫給了一個人,不是自己。”穆楊一秒就猜到憶揚的想法。

  寫給了一個人,是誰?……是她嗎?

  穆楊,你是寫信給我了嗎?

  .

  清晨,溫暖的陽光照射進來,憶揚懶洋洋的躺在木頭做的小床上,緩緩的睜開雙眼,徐徐清風,透進窗戶陣陣拂過她的面頰,帶來一絲清涼,是時候該起床了。

  打開門,撲鼻的灶香傳來,憶揚沿著房間之間的小道找尋著香味的來源,左彎右拐,終于看到了廚房里正在忙碌的穆楊。

  她們這幾天晚上,都住在小店里。

  小木屋樓上有不少空房間,聽說穆楊有時候就會住在這里。

  “往常我就在這廚房做飯,但古爺爺不喜歡吃這些有煙火氣的東西,他好茶,吃的也健康,這些加了調貨的東西不愿意碰。”

  少年頭也未回,繼續著手頭上的工作。

  “現在你來了,做了飯還有人陪我一起解決。”

  最近真是經常看到這一幕,清晨尋著飯香出來,在廚房里忙碌的少年,對著自己笑得一臉溫柔,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模樣。

  “所以我這個吃飯的,還有功勞了唄!”

  “功勞看不到,我家小楊楊和你在一起后瘦了不少倒是真的!”不知道古爺爺什么時候也到了廚房門口,還聽見了她們的談話。

  憶揚悄悄的撅起了嘴,有些無奈加頭疼,愿還以為是個慈眉善目的老頭,結果竟是個這么難纏的家伙。

  為什么單單針對她啊!這都多少天了!

  .

  小店的客人不多,憶揚又不能跟著穆楊進里面幫古爺爺的忙,所以這些天她只能一個人在外層澆澆花,護護草,陪著老人家這些心愛的寶貝疙瘩聊天解乏。

  你要說清閑,倒也真清閑,這份工作實在算是個養身修心的好工作了,每天還帶管吃管住的。

  只可惜,不能跟著穆楊一起進出信舍,她的好奇心都快沖上天去了。

  “想進去嗎?古爺爺說,今天的客人少,你可以充當其中一個。”

  穆楊打開小門,從里面一出來就看到憶揚伸頭伸腦閑的快發霉的樣子。

  聽見響聲,小姑娘立馬抬起頭眼睛直勾勾的看向自己,那眼睛里小星星轉啊轉的,實在可愛。

  “真的!我可以進去寫信啦!”

  信舍的規矩,每天寫信的不得超過三人,憶揚原本對這規矩十分不看好的,可這地方居然每天還真能來滿三人,人多了還有需要提前預約的!

  一個暑假都快過半了,憶揚才等到這個進去寫信的機會,真不容易!

  這半個多月里,她一個人在外面的時候就到處亂逛,把這里里外外,上上下下的看了個底朝天,也沒研究出什么名堂來。

  想來這唯一的名堂也只能是藏在里間的這所信舍里了!

  小屋構造簡單的很,一樓就是植物,數不清的花花草草,中間單獨隔出一個房間,就是那間信舍。

  憶揚如果一進門沿著左走,能一路伴著花草呈環形走回門口,單單看景色的話,倒是個姹紫嫣紅的好地方!

  二樓居家,臥室加廚房,但房間和房間之間就跟個迷宮似的,明明你能聽見隔壁就是住著穆楊,但她一出門,立馬就暈頭轉向,找不到他的房間了。

  穆楊說他剛來的時候,也是到處找,去了廚房,回不到臥室的那種。

  因為古爺爺不喜歡廚房,所以他的房間和廚房隔的最遠,最起碼不會像憶揚一樣,一出臥室門就能聞到飯香。

  小屋里沒有餐桌!

  只有廚房角落里擺著一張折疊桌,還是穆楊大老遠背過來的。

  憶揚曾開玩笑說,古爺爺怕不是喝露水的?要不就是他臥室里藏著什么好東西,看不下你做的飯!

  總之,這小木屋就這么大,她現在也,只差真正的信舍沒進去過了。

  憶揚暗搓搓的推開門,心里居然控制不住的泛起一陣緊張來。

  小門打開,里面的陳設一覽無余,濃濃的油墨香撲面而來。

  門正對著的,是一張古銅色的長方形木桌,桌腿略短,下面擺放著一塊圓形坐墊,桌上擺放著一張同長桌一般大小的桌屏,花紋簡單,但隱隱約約可遮擋住里面寫信之人的身影和動作。

  桌邊有桌幃,花紋同桌屏相襯。

  桌后兩米左右處有一排接著一排兩人多高的書架,和書桌一個材質,古銅色油木,上面填滿了各式各樣的書信,還有一些物品,玉佩、玉石之類的,似乎是也被當成信物放在上面了。

  架子從左到右,如果沒有猜錯的話,應該是按照從古至今排放的,最左側的書架上都是類似竹簡做的冊子,但保存完好,只是些許陳舊。

  右側的書信則較新一些,也比較偏現代紙質。

  古爺爺從書架間出來,捧著一張信紙,朝她點了點頭。

  “小丫頭來啦!等著急了吧!”

  憶揚剛來的時候,也誠心找機會問過他,能不能早點寫信,她就住在這信舍里,抽個空進去就行。

  但老人家說,寫信也講究個機緣,時機到了,寫信的時候也就到了。

  憶揚也倒不是真的著急寫信,說到底當時還是好奇心占了上風,每天又待在外面怪無聊的,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早點進去。

  她現在膽子可不小,自從上次直接相談嘗到甜頭,她現在恨不得什么事情都和穆楊直接說,干什么不比寫信來的成效快,更何況還是一封他可能看不到的信!

  但既然穆楊寫信給她,她還是回一封為上。

  有來有往,感情這種事,細水長流也是浪漫。

  小劇場:

  穆楊:背桌子,給小月揚做飯飯~

  憶揚:穆楊你真好~

  古爺爺:就知道欺負我可憐的傻孩子~

  憶揚:我沒有!

  穆楊邪笑:他說的是我,今天我們吃……鐵鍋燉小月揚~


  (http://www.zfsble.live/xiaoshuo/75/75362/104237527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fsble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3d对吗五行选胆